第十七章_洗铅华
海棠文学城 > 洗铅华 > 第十七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七章

  咬牙不再使用蒙汗药,伤口还是未曾痊愈,隐隐作痛这样撑了三四日后,下床行动才不会牵扯到伤口疼。/p

  这几日仲夜阑没有来过一次,我也摸不透他的想法。小说里是华相倒台之后,华浅冒充顶替的事情才被牧遥揭露,仲夜阑就直接休书赶人。/p

  现在华相还在,我又是主动自首,照理说不管是看我背后的权势,还是我的态度,他不该有那么大的怒气,差人去寻了几次,却只会带来一个他在忙没时间的回复。/p

  我不由得想,是不是我自首太早了?应该对仲夜阑再好一点之时坦白。可是我的命都差点给他了,还不够吗?/p

  晋王府的人极会见风使舵,见我为仲夜阑受伤之后,他除了最开始,就没再到我院子,就逐渐对我多有怠慢。/p

  我倒是还好,千芷那丫头因为之前的性子,现在吃了不少亏,开始学的稳重起来。我不由得心疼起她,这也算是我连累了她,才逼得她这样迅速成长。/p

  听翠竹说,华夫人和华深几次探望都被挡,原本想理论。仲夜阑不知道说了什么,他们就灰头土脸的走了,不敢再硬闯。/p

  我估计是拿我嫁进晋王府的真相,去牵制了他们。/p

  只是终究华夫人还是心疼自己女儿,人来不了,东西却是源源不断的送进来,各种滋补药材。/p

  而华深那个二傻子也是每隔几日就会托人送了些东西过来,不过送的都是珠宝首饰,可能对于他那种纨绔来说,取悦女人的礼物只有这些吧,我每次就直接丢在一边看都不看。/p

  养好了身子我就坐不住了,不管是被休还是其他,我都得知道个方向才能进行下一步。/p

  被休的话我就直接回华府,再声称自己想青灯古佛静心度日,直接出府到皇城之外的地方拿着银子快活去。若是…其他结果,我还得再规划下自己的路线,总不能一辈子在这里浪费青春吧。/p

  于是我便去了仲夜阑的书房,门口是牧遥守着,她看到我眉头皱了皱。/p

  “我有事求见王爷,麻烦你通报一下。”我有礼貌的开口,此时的女主可得罪不起。/p

  牧遥看着我的目光没有了之前那种刻骨恨意,却还是不善:“王爷说了…不见你。”/p

  这话说的倒是直白。/p

  “可是我有事必须要见王爷。”我并未知难而退。/p

  牧遥目光缩了一下,却低头并未言语,仍是一动不动。/p

  我又走进一步,迎着牧遥诧异的目光开口:“牧遥,我之前说过很多选择不是出自我本心,但是我不会对你再有任何不轨之心。我欠你的,我发誓会一点点的还给你,你信我一次好不好。”/p

  或许是这段时间的病痛折腾的我脸色非常苍白,牧遥目光明显闪了闪,满是复杂,她咬了咬唇正欲开口,却被书房内一道低沉的嗓音阻止。/p

  “我正在处理公务,不见……人。”/p

  牧遥一愣,瞟了我一眼,便又垂下头不再看我。/p

  我抬手按住胸口那个箭伤,努力使自己放大声音时不牵扯到它:“臣妾华氏,今日前来自请下堂。”/p

  说完就感觉手按着的伤口又疼了片刻,果然还是未愈合,一用力就会痛。/p

  牧遥一脸震惊的看着我,仿佛从来不认识我,院里其他的守卫也终于一改木头人形象,向我侧目。/p

  等了许久书房内也没有回声,我便又开口:“臣妾所言实为深思熟虑的结果,望王爷郑重考虑,臣妾回院子静候通知。”/p

  没有回应,我转身就走。/p

  苦情戏里面的女主总是苦苦守在门外等男主开门,我可演不来,再说我也只是个女二,所以也就不等在这里受罪了。/p

  我既在大庭广众说了这番话,他仲夜阑有本事一辈子都不见我。/p

  回院子的路上,跟着我的千芷翠竹都眼眶红了,我心中好笑,这两个傻丫头定是以为我方才是受委屈之下的赌气说辞,所以才为我难过。/p

  “两个傻丫头,我自有打算,你们不要瞎操心,我可是堂堂丞相千金,还能被人欺负了去?”我忍不住开口安慰她们道。/p

  眼见就要走到了院子门口,我开口想转移她们注意力:“翠竹,你去给我寻些点心来,没用早膳,走路都感觉步子飘了。”/p

  然而一直没听到回话,我疑惑的回头,看到翠竹面泛红晕的偷瞄着院子门口,似是完全没听到我的话,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就看到了一个府兵打扮的少年守在院口。/p

  额头上不由得冒出些黑线,亏我刚才还怕她为我难受,好言相劝那么久,结果这个丫头看到情郎就忘了娘……不对不对,是忘了我。/p

  心里不由得好奇,仔细看了那府兵一眼,不由得一愣,难怪翠竹这个小丫头春心萌动,这个府兵生的真是好相貌。/p

  男生女相,那张脸精致的恐怕连女子都嫉妒。只是他棕色的眼眸带出了几分戾气,反而为他增添了几分男子家的英挺,不至于太过阴柔。/p

  看我打量他,那府兵抬眸瞄了我一眼,又迅速垂眸,耳尖已泛红。/p

  我不由得心里好笑,这还是个小孩子呢。再回头看翠竹痴傻的模样,我忍不住大声叹了口气,抬步继续走。/p

  只是隐约感觉这府兵好像有点眼熟,走到门口处,我又忍不住扭头看了他一眼。/p

  入目是他的侧脸,我恍然大悟,这不就是那个在祭祖典礼,为我挡下了蒙面人刀的那个府兵吗。/p

  脚步一转,迈到了他面前,歪头看向他。他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连脖子都红了。/p

  “是你呀,少年,就是在祭祖典礼救了我的那个?”我歪着头开口。/p

  他深深的垂下头才开口,声音带着些许沙哑:“回…回王…王妃,是属下。”/p

  应该是正在变声期吧,这院子人太多,以往我都不曾留意到他。/p

  “典礼上太乱没听清,你叫什么来着?”我又好奇的问道。/p

  “属下…叫华、戎、舟。”他突然抬头,棕色的眼眸直视着我,一字一顿的回答,看着及其认真。/p

  “大胆,谁给你的胆子敢平视王妃的……”身旁的千芷又厉声开口。/p

  我抬手阻止了她的呵斥,看着那府兵……哦,华戎舟迅速垂下头去,我又开口:“那这次我记下了,原来我们还是同姓,你今年几岁了?”/p

  华戎舟又抬头看了我一眼,才回答:“属下今年……十六了。”/p

  真是个小朋友啊,我心里默默的想着,便抬手拍了拍他的肩,感觉他身子一抖,可能是紧张,我放柔声音:“那我大你七……额,一岁,你的相救之恩我还记着呢,日后好好努力哈。”/p

  差点把我的真实年龄报出来,忘了华浅只有十七岁。/p

  “是,王妃。”华戎舟回答的极为郑重,像是我交给他了什么重要差事一样,年纪小就是好骗。/p

  抬步往院子里走去,也不知道我还能在华府待多久,日后我若是离开了,就给他些银两当回报吧,总不能忘恩负义。/p

  晚上让丫鬟帮忙洗了个头之后,我就一身清爽的上了床,然而却翻来覆去睡不着,最后还是自己摸索着放在床头的油灯,披了件外衣坐了起来。/p

  不想喊丫鬟,我就着烛光开始翻箱倒柜。反正睡不着,不如好好盘查一下我的物品,这些时日华深送来的首饰好像挺值钱的,赶明去买了换银钱存起来。/p

  冷不丁听到一个声音:“你在找什么?”/p

  “收拾行李。”我下意识回答,却突然感觉不对。/p

  一回头就看到仲夜阑一身黑衣站在烛光的阴影里,面容比这黑夜还黑。/p

  手被吓得一抖,烛光迎风而灭,黑暗里一片寂静。/p

  阅读洗铅华关注幻+想+小\说;网X。/p(m.看书小说)更新最快,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fsc4.com。海棠文学城手机版:https://m.hfsc4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