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_洗铅华
海棠文学城 > 洗铅华 > 第二十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十章

  出了宫殿我头也不抬行了个礼拔腿就走,速度简直和专业的竞走比赛没什么两样。/p

  “晋王妃。”/p

  仲溪午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,我脚步未停,装听不见。千芷畏惧的拉了拉我的衣袖,我还是昂首挺胸大步向前迈。/p

  “华浅。”/p

  我还是不理会,专心致志的竞走。/p

  左手腕猛地被拉住,制止了我的步伐,我反应迅速的甩开,后退一步开口:“皇上这是做什么?男女授受不亲,臣妇现在还是皇上的皇嫂,皇上这种举动是想置臣妇于不义之地吗?”/p

  李公公被我大不敬的态度吓得目瞪口呆,仲溪午抬了抬手,李公公便极有眼力见的又扯着千芷走远了几步。/p

  “方才唤你几次,你都装听不见,怎么现在反倒怪起我了?”仲溪午见他们走远才开口。/p

  “皇上唤臣妇了吗?臣妇心念王爷,匆忙赶路没听见。”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。/p

  “你前几日不是都自请下堂吗?怎么现在还拿这个身份来狐假虎威?”仲溪午并未生气,只是好笑的问着。/p

  “皇上天天日理万机,对别人的家事未免太关注了吧?”我还是冷着一张脸开口。/p

  仲溪午低头轻笑了一声:“你今天怎么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,脾气这么暴躁?”/p

  你才有尾巴,你们全家都有。/p

  “皇上若无其他事,臣妇就先告辞了。”我行了一礼转身就走。/p

  “你怎么不听人说完话就要走?”仲溪午的声音再次响起,又一次扯住我的衣袖,“我只是想说方才来的路上,我让你惜命的意思是……”/p

  “皇上。”我猛地抽回袖子,扑通一下跪下,地上尖锐的石子刺的我膝盖生疼,强忍着开口:“皇上若是真心提醒臣妇惜命,就不该和臣妇拉拉扯扯,这皇宫耳目众多,皇上可曾想过旁人见了,臣妇该如何自处?”/p

  “我看有谁敢胡言乱语。”/p

  “自是不会有人说皇上,可是臣妇呢?”我抬头对上仲溪午微眯的双眸,“臣妇现在失了王爷的心,父亲也已年迈,兄长又是一事无成。臣妇身为一介妇人本就孤立无援,皇上自是体会不到一个女子的难处。日后臣妇别无所求,只想青灯古佛与世无争罢了。”/p

  许久没有听到仲溪午的声音,他也没了笑容,我强迫自己保持着看破红尘的表情。/p

  最终他开口:“你还是觉得我在试探你吗?”/p

  我垂头不语,只听他叹了口气说:“罢了。”/p

  然后我面前那明黄色的衣角一闪而过,他慢慢走远,千芷见此赶紧过来扶我。/p

  站起来后我才舒了口气,这两个兄弟没一个省心的,我方才接着发脾气,也是给向仲溪午分析华府的形势和表达自己的态度。/p

  我失宠,华深一事无成,后宫里的华美人也被我斩断了和华相的联系。现在华相权倾朝野又怎样?总归他根本就是后继无人,仲溪午完全可以不再通过我来打压华府。/p

  “赶紧走。”我低头对千芷说。/p

  看她一脸迷惑的模样,我又说道:“刚才吵了皇上一顿,我怕他等会儿反应过来,来找我麻烦。”/p

  千芷:“……”/p

  回去的马车里,我闭目养神,心思百转。/p

  只怪之前华浅深爱仲夜阑的人设立的太牢,所以我因为知错而想和离的说法根本站不住,不然冲着太后如今对我的态度,我也能求求她。/p

  我现在要是在仲夜阑不追究前错的事实下,还坚持和离,那就平白惹人怀疑了。/p

  所以要想和离,一是我有错,二是仲夜阑有错。/p

  我有错的风险代价可能会太大,让我难以承受,而仲夜阑有错的话……也不容易啊。/p

  若是再早穿过来一天,我就撕破了脸也要阻止当初那场婚礼,可偏偏是婚礼之时穿过来,真是给我出难题。/p

  刚回到晋王府,就看到华府的下人来送帖子,说是让我明日回华府。/p

  这些时日华夫人都无法进来看我,所以看到我今天能进宫看皇后,就迫不及待的来请我了。/p

  揉了揉眉心,仲溪午态度不明,华府可能还是他心中的一个刺,所以我能做的就是让华府不成为众矢之的。/p

  真不明白为何女主还没开始左右仲溪午的想法,他却这么早的开始针对华府。/p

  第二日,我无视千芷催促,睡了个懒觉才出发回门。/p

  华府门口则是华深来接我,他一路兴高采烈的问我可喜欢他这些时日送去的首饰。/p

  被他缠的无奈了,我拉了拉袖子,露出那个暗藏玄机的手镯开口:“喜欢喜欢,这不我都戴出来了。”/p

  他一愣,肥胖的脸上露出了些疑惑,正好这时候走到了正厅里面,我也就不再应付他了。/p

  华相和华夫人上坐着,华夫人一看到我,就赶忙走过来,拉着我看了一圈:“这些时日没见,你怎么消瘦成这个模样了?是不是那晋王苛待你了?当初真是看走眼了,那个冷血无情的……”/p

  “夫人。”华相低沉的声音响起,带着些许警告。/p

  华夫人动作一慢,拿着帕子擦了擦泪,却是不再言语。/p

  华相这才轻咳一声开口:“浅儿身子可恢复了?”/p

  “我已无大碍。”/p

  华夫人拉着我在桌子旁边坐下,华深也是老老实实的自己坐好。/p

  华相这才切入正题:“我听说你前几日对晋王是自请下堂?”/p

  迎着华相带着严厉的目光,我开口:“是的。”/p

  “胡闹。”华相呵斥道,“你年纪不小了,怎么现在还是这样任性。”/p

  “老爷……”华夫人看华相语气太重,赶紧推了推他的手臂,华相却不理会。/p

  果然,今日喊我回来就是兴师问罪,他们进不了晋王府,只能让我回来对我说教。/p

  我苦笑一声:“父亲为何不问我原因就斥责我呢?”/p

  华相眉头越皱越深:“能有什么原因,之前在府里太惯着你了,让你养的这么不懂事。”/p

  “老爷,浅儿年纪还小,你少说两句吧。”华夫人又出来打圆场,然而转头冲我开口,“浅儿,虽说这次晋王做的不地道,但是你好不容易嫁过去了,怎么还能耍小脾气呢?夫妻相处本就需要包容……”/p

  他们真的是华浅的父母吗?我开始怀疑了,为何只会一味的怪罪我呢?半点不问我的想法。/p

  “母亲,妹妹这么漂亮,喜欢的人多了,何必要一直待在晋王府受委屈呢?”/p

  万万没想到竟是华深为我说话,我心里一柔,顿时感觉他也没那么面目可憎了。/p

  “闭嘴。”华相怒声吼着,“你有什么资格说话,天天一事无成,你若上进些,我至于为了这个家这般费心谋划吗?早知道还不如当初没生你呢!”/p

  华深头一缩,明显的畏惧不再开口。/p

  我看到这里,心里也平静下来了:“父亲,你想要的是什么?”/p

  华相目光如同利剑落在我身上,这次我并未畏惧:“是想要权倾朝野,还是想要阖家欢乐?”/p

  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”华相重重的放下手里茶盏开口。/p

  华夫人一直冲我使眼色,我视而不见:“想必父亲要的定然是第一个吧?还说什么为了这个家,可是看着兄长堕落却未加管教,看着女儿受委屈却连原因都不问只会斥责。所以我在父亲心中,是不是只有晋王妃这一个价值?”/p

  “浅儿。”终究是华夫人开了口,“你怎能如此说你父亲?”/p

  “我说的有何不对?”我冷笑着开口,“我和仲夜阑之间已经恩断义绝,他碍于情面才留我在王府虚度余生,我又为何不能想要离开?非要把余生全浪费在晋王府吗?”/p

  华相气极反笑:“当初不是你要死要活的想嫁进去吗?现在后悔了?”/p

  “对,当初是我要嫁进去的,甚至还冒充了仲夜阑心中之人的身份,还下药设计他娶我。我年少无知是非不辨,凡事只凭个人喜恶。这些事父亲都是知道的,可是父亲……”我开口,眼眶却红了,真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,之前的华浅心思不正,有大部分还是家庭原因吧。/p

  “难道你不知道我做错了吗,为何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。”/p

  阅读洗铅华关注幻+想+小\说;网X。/p(m.看书小说)更新最快,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fsc4.com。海棠文学城手机版:https://m.hfsc4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