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_洗铅华
海棠文学城 > 洗铅华 > 第三十二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二章

  既然已经对视了,那我就没办法装看不见了,于是我便抬步朝他走过去,华戎舟这才松开了握着我的手。/p

  “皇……仲公子怎么也在这里?”我先开口说话,特意转换了称呼。/p

  他看着我说:“你在晋王府闭门了一个月,今天怎么突然跑出来了?”/p

 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:“皇上是在晋王府安了眼线吗?怎么一举一动都这么清楚?”/p

  “你觉得呢?”仲溪午挑眉继续说着。/p

  随便吧,现在的我也没心思去在意他了。/p

  我还未回话,就听他说:“既然找到你了,走吧。”/p

  “嗯?”我疑惑的开口,“找我做什么?”/p

  “带你去个地方。”仲溪午摆了摆头,示意我跟上。/p

  站在一座高楼下面,我揉了揉自己因抬头看而酸痛的脖子开口:“这是什么地方啊?”/p

  “摘星台。”仲溪午回答。“是钦天监白天办公的地方。”/p

  那我来做什么?/p

  “走吧,上去。”仲溪午不等我说话就抬步开始走。/p

  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开口:“走……上去?”/p

  仲溪午诧异的回头看着我:“不然还能怎么上去?”/p

  我“呵呵呵”干笑几声,然后抱拳说:“告辞。”/p

  转身就跑,却被他抓了回去。/p

  他毫不动摇的拉着我一步一步的踏上楼梯,我挣扎半天也没把手臂挣出来,只得又开口:“这摘星楼有几层?”/p

  “二十。”/p

  “我们要去几楼?”/p

  “二十。”/p

 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颤抖的问:“皇上觉得我能爬到二十楼吗?”/p

  “中途累了可以休息。”仲溪午裂开一口大白牙笑着,晃得我眼昏。/p

  之后任我如何撒泼耍赖,死缠烂打,他都毫不动摇的把我扯到到顶楼,连累千芷和华戎舟也默默在身后跟着爬楼。/p

  终于到了顶层之后,千芷和华戎舟等在楼梯口,而我几乎是跟着仲溪午爬着到了楼层里面位置的地方。/p

  一屁股蹲在地上,累得像条狗,而仲溪午却脸不红气不喘的。/p

  “过来。”他站在栏杆处,朝我招手。/p

  “我太累,动不了。”我毫不犹豫的就拒绝。/p

  “给你看个好东西。”/p

  “乌漆墨黑的有什么好看?”我赌气的一动不动。/p

  这个抽风的皇帝,一言不合就把我拉到这里干啥。/p

  “看来你现在是真的一点都不怕我了。”仲溪午眯眼看向我。/p

  我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一动不动,原来人累到极致真的可以连命都不在乎了。/p

  “你是要我去拉你过来吗?”仲溪午见我不为所动,再次开口。/p

  “皇上你天天很闲吗……”我不满的嘟囔着,还是一步步挪了过去。/p

  站在他身边,我往下看去,只觉的一阵头晕目眩,一是我有轻度恐高症,二是我看到了京城里的大街小巷,因为通明的灯笼,被连成了一道火龙,盘旋在主干道上。/p

  在这么高的距离看下去,脚下如同盘踞着一条金黄色的巨龙。/p

  仲溪午的声音从旁边传来:“我是好不容易才挤出的时间。”/p

  看着我愣愣的模样,他又开口:“在这里看下去,有没有一种把万物全踩在脚下,三千烦恼丝都消散了的感觉?”/p

  我伏在栏杆上一动不动,开口:“烦恼可不会因为站的高就没有了,站的越高,能看到的东西反而会越少。”/p

  仲溪午伸手重重的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,我恼怒的瞪着他,却听他说:“那也需要你上来亲眼看过了才知道,若是你今天没有费这么大功夫爬楼梯上来,哪里会知道别人口中的景色?”/p

  我揉脑袋的手一顿,诧异的问:“难不成你带我来这里就是看风景的?”/p

  “看你连母后的邀约都拒了,我就好心给你分享个观景圣地,寻常人可是见不到的。”仲溪午坦坦荡荡的承认。/p

  我有点迷糊了: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/p

  仲溪午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,愣了一下才开口:“盟友……之间不是应该互帮互助吗?”/p

  我转回头,互帮互助?难不成他抱着和男三伍朔漠一样的目的,想让我抢走仲夜阑,然后他可以抱得美人归?/p

  眼底的夜景还是转移了我的注意力,忍不住将身子向外又探出一些,因恐高的战栗让我腿软,可是这种自虐一样的感觉却让我心里真的轻松了片刻,于是又忍不住将身子向外探了探。/p

  然而这次身子刚一动,一股大力从我腰间传来。/p

  仲溪午竟然将我拦腰拉了回来。/p

  对上他带着些许怒气的眼眸,他说:“你想做什么?”/p

  我就是想看看风景呀。/p

  不等我开口他又说:“我带你来这里,可不是让你自寻短见的。”/p

  “噗——”/p

 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,这个人是感觉我有多脆弱呀。/p

  看我努力控制,却始终忍不住的笑声,仲溪午的脸色似乎黑了一下。/p

  我这次开口:“皇上,你这举止有点儿不合规矩吧?”/p

  我指着他还环在我腰间的左臂,仲溪午若无其事的松开自己的手,说:“怕什么?现在晚上摘星楼都是我的人,又没旁人看见。”/p

  我疑惑的歪着头看他:“皇上你这话是鼓励我红杏出墙吗?”/p

  仲溪午狠狠的瞪我一眼,我赶紧噤声。/p

  于是两个人沉默的在在栏杆处站了很久,有夜风拂过,头顶上的灯笼微微晃动,围栏处的光影也随之变动。/p

  风也拨乱了我的发丝,让我忍不住生出一种错觉,转过头看向他开口:“你是不是喜……”/p

  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眸,脑子突然清醒,到嘴边的话转了个弯,出口时已经换了个对象:“她都已经成亲了,你还依旧惦记着她吗?”/p

  仲溪午看着我,眼神温柔而坚定,让我差点感觉我就是牧遥,他说:/p

  “惦记。”/p

  “真幸运啊……”/p

  对上仲溪午疑惑的目光,我笑着转开了头。/p

  牧遥真幸运,因为有这么多人都爱她。/p

  仲溪午没有再多问,转身走向里屋,片刻后拉着一个酒壶模样的瓶子过来。/p

  “要喝吗?”仲溪午摇了摇酒壶。/p

  “那是什么?”/p

  “月露浓,说是解千愁,只有这个摘星楼里才有。”仲溪午解释道。/p

  解千愁?哪有那么容易的事。/p

  我还是伸手接过了酒壶,拔开塞子,喝了一大口,还挺甜的,还带着些许辛辣。正好爬楼爬的有些渴了,一口气喝了大半瓶,只觉得痛快。/p

  对上仲溪午瞪大的双眼,我说到:“不会这么小气吧?不是都给我了吗?”/p

  仲溪午似乎有点瞠目结舌:“你可知月露浓是什么?”/p

  “你不是说解千愁吗?”我摇了摇酒壶开口。/p

  仲溪午似乎有点想笑,却又忍了下来,说道:“那可是这世间最烈的酒。”/p

  我摇瓶子的手僵住了:“酒?最烈?”/p

  “嗯。”仲溪午郑重的点了点头,不过看着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。/p

  我真是……为什么早说。/p

  赶紧把酒壶塞到他手里,我说:“我先走一步。”/p

  仲溪午突然被塞了个瓶子,还没反应过来我就跑了,他在后面喊着:“你急什么呀?我送你下去。”/p

  “不用,我有丫鬟。”我头也不回的说到。/p

  跑到楼梯口,千芷和华戎舟在那里守着。我的头已经有些晕了,拼命抑制住走过去开口:“走,我们回去。”/p

  然而脚下已经有些软了,想想还有20层的楼梯,我把华戎舟一把拉过来,蹦到了他的背上开口:“这次辛苦你一下,快背我下去。”/p

  华戎舟似乎有点不知所措,僵了许久才有了动作,用手背托起我的身子,开始快步下楼。/p

  不是我着急,实在是我这个人……酒品不好,一喝多就耍酒疯,当着仲溪午,万一说出来什么不该说的话,做出不该做的事,那多尴尬。/p

  华戎舟到了楼下后,气也有点喘了。/p

  把我放下后,我紧紧握住他的手臂才不至于跌倒,千芷见此,赶紧去前面路口寻找我们来时乘坐的马车。/p

  而我头脑越来越清晰,身体却不为所控——这是喝多的人的通病,感觉自己是清醒的。/p

  跟着华戎舟走了几步不知是被石头绊到,还是自己已经没了意识,我双腿一软就要跪在地上。/p

  然后好像跌倒了一个热腾腾的怀抱,我抬头,看到两个一闪一闪的棕色宝石,忍不住伸出去触碰,然后宝石却突然没了。/p

  好像听到结结巴巴的声音:“王……王妃,不……不要戳我……眼睛。”/p

  没有拿到棕色宝石,我的手却碰到了一个异常柔软的触觉,睁大眼却只看白乎乎一片,忍不住捏了两下,手感真好,有点像棉花糖,说起来我好像很久没有吃过棉花糖了。/p

  于是我就当机立断,双手揪住那棉花糖,踮起脚狠狠的……咬了上去。/p

  然后就听到那棉花糖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棉花糖成精了?/p

  我松开嘴,砸了咂嘴巴。/p

  这棉花糖一点都不甜。/p

  这是我昏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意识。/p

  阅读洗铅华关注幻+想+小\说;网X。/p(m.看书小说)更新最快,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fsc4.com。海棠文学城手机版:https://m.hfsc4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