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_洗铅华
海棠文学城 > 洗铅华 > 第五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五章

  回了晋王府,仲夜阑还是一如既往的去了书房忙“公事”,我也就回了自己寝房休息,毕竟提心吊胆的在皇宫待一天,满是心力交瘁。/p

  只是有人却不想让我这样安逸。/p

  “王妃,这天色已晚,也不见王爷过来,老奴备了些补身子的汤,不如王妃去探望下王爷吧。”/p

  说话的人是陪嫁过来的李嬷嬷,非常忠心于华相夫人……也就是我……华浅娘亲。/p

  这说是送汤摆明了是要我去邀宠,心里不耐烦起来:“王爷有公事要忙,我还是不打扰为好。”/p

  听我的话,李嬷嬷顿时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说道:“王妃怎么不明白呢,这新婚之夜王爷都没回房,现在若是还宿在别处,别人知道指不定该笑话王妃了。王妃还在华府的时候还知道抓住男人心,怎么嫁过来就失了警惕呢,要知道……”/p

  “我送,我送!”眼见着李嬷嬷的长篇大论没完没了,我赶紧先示弱。/p

  李嬷嬷满意的点了点头,面含“鼓励”的目送我离开。/p

  带着千芷,拖着我疲惫的身体来到了书房。/p

  一进书房就看到仲夜阑手持毛笔写着什么,看到我过来他搁下笔,问道:“阿浅怎么过来了?”/p

  我示意千芷送上汤,开口:“听说王爷忙于政务,我特地命下人熬了些补汤,王爷莫要累坏了身子。”/p

  “多谢你的一片心意了。”停了片刻,仲夜阑又说道,“今日皇上又给了我件差事,这几日恐怕我会比较忙……”/p

  这就是委婉的告诉我,他不能来陪我了,那真是太好了,我当即深明大义的开口:“没事,王爷先忙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/p

  一旁的千芷顿时露出了和方才的李嬷嬷同款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仲夜阑也没想到我会走的这么迅速和突然,他愣了一下开口:“我…我不是在赶你走。”/p

  “我送完汤本就要离开了,王爷注意身体,我就先回房了。”不等他反应,我就火急火燎的出了书房。/p

  完成了任务,现在终于能回去好好休息了。/p

  “小姐……”/p

  “不要说话。”千芷的声音刚响起来就被我打断,我可是不想再听说教了。/p

  回去后李嬷嬷见我只是一人回来,顿时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,我只当看不见。/p

  沐浴过后,就见千芷拿着一个红色礼单过来:“王妃请过目,这是归宁的礼单。”/p

  梳头的手一停,对了,古代还有“三朝回门”这一风俗。这样说起来我马上就要见小说里最大的反派…也就是华浅的爹,当朝华相。/p

  做为反派是定然不会有好下场,而把华相拉回正路也是不大可能,那我只能先设计让他手里少些罪孽脏事,这样日后他倒台时,所犯的罪不至于牵扯一族之人就行。毕竟我现在也是华氏之人,一损俱损。/p

  婚后第三日便是归宁之日,一大早我又被千芷从床上拉起来,这古人未免太勤勉了吧?这天还没有亮呢。/p

  收拾整理了半个时辰之后,仲夜阑就出现了,一起用过早餐后,我们便同坐马车出门了。/p

  然而车行到半路,突然一个侍卫敲了敲马车,在仲夜阑耳边禀告了些什么。/p

  看着仲夜阑明显失了神的眼眸,我就明白了,小说里牧遥趁仲夜阑陪华浅趁归宁,便逃出了晋王府。之后差点被官兵抓走,幸得…仲夜阑及时赶到。/p

  想到这里,我便开口:“王爷有事就先去忙吧,我先回门,在华府等着王爷。”/p

  “这怎么行呢?”嘴里这样说着,他眼神分明在动摇。/p

  我便又加了一把油:“我既说了,王爷就应了便是。”/p

  仲夜阑权衡之下还是对我表达了歉意之后离开,马车外的千芷被我的举动快气死了。/p

  这个丫头做为华浅身边的大丫鬟,小说里自然也是为人刻薄狠辣,但是对我还算是忠心,所以也不是无可救药。/p

  行驶的马车突然一停,害得我一个踉跄差点滚了出去,刚坐稳就听到我刚才心里夸过的千芷怒骂道:“哪里来的死要饭的,敢挡了晋王府的马车,不要命了吗?”/p

  ……果真是一副反派作风。/p

  听到马车外传来一个讨好的中年男子声音:“这要饭的偷了小人的银钱,慌不择路才冲撞了贵人的马车,我这就带他走。”/p

  随后听到一阵拳打脚踢,还有闷哼声传过来。/p

  千芷的声音又响起来,估计是被仲夜阑离开的事气到了,所以说话愈发不客气:“要打拉远点,别让我们马车沾染这等贱民的晦气。”/p

  外面讨好声传过来,却唯独没有被打人的求饶声。/p

  我叹了口气,这个千芷年纪还小,因为之前的华浅她也是染上了不良习性,像极了电视里仗势欺人的小人。不过就凭她忠心这一点,我还是愿意给她把心思掰正过来。/p

  “千芷,谁允许你一口一个死要饭的、贱民称呼别人了。”/p

  我掀开车帘,下了车,千芷一愣,赶紧走过来说:“王妃怎么下来了,还是赶紧回去,别让这些贱民污了你的眼。”/p

  “再让我听见一次你对别人的这种称谓,罚一个月银钱。”我面无表情的开口。/p

  千芷面露委屈,却也没有多说,我绕过她,走到那堆人面前。/p

  看到一个蜷缩在地的孩子,应该有个十来岁,全身脏兮兮衣不蔽体,骨瘦如柴到很像我曾看过非洲难民的照片。而他旁边站着两个打手模样的人,还有一个对我满面堆笑的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,应当就是方才开口的那个人。/p

  “你说他偷了你银钱?”我开口问道。/p

  那商人赶紧回道:“回王妃的话,小人是来这边谈生意的,方才在街上走着,这个要饭的突然撞了我一下,我身上的的钱袋就没了。不知他做了什么手脚,我搜遍他全身也没发现。”/p

  “你在他身上没有搜到你的钱袋?”我略挑眉问道。/p

  商人赶紧解释道:“这种乞丐都是皮贱嘴硬,不打一顿他是不会说把我钱袋藏哪里去了。”/p

  我不理会那商人,走到那孩子身边蹲下开口:“他的钱袋你有没有偷?”/p

  商人还想开口,我一个眼刀过去,他就呐呐不言语了。/p

  等了许久,才听到一个细如蚊蝇的声音响起:“我…没有。”/p

  “他说谎,就是他这个小畜生……”/p

  “闭嘴。”我呵断了商人的解释,“你一没有找到钱袋,二没有抓到现行,却对他实施暴力,空口白牙一番话只听你说吗?”/p

  商人理亏,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反驳我。/p

  果然,古代人命当真轻贱不值钱,所以他对小乞丐拳打脚踢却无人在意。若不是那孩子撞了我的马车,说不定今天会被活活打死。/p

  只是古人观念腐朽又怎样,以我一人之力又哪里能改?/p

  “现在给你两条路,一是报官让京兆尹断过错,二是承认你抓错人,给这个孩子赔些医药费。”我开口说道。/p

  京兆尹自然会偏向晋王府,那商人也不傻,当即就从打手那里拿了些银两,赔着笑脸塞到那乞儿手里。/p

  我也没有再与他纠缠,放任他离开。/p

  看着一直蜷缩在地的那个孩子,我再次蹲下身子,他捂住银钱的手腕瘦到仿佛是骷髅上挂了一层薄皮。/p

  心里生出了些不忍,我放柔声音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/p

  隐约从他口中听到一个“周”字,我开口说道:“你是姓周吗?方才那商人给你的银两应该够你洗漱一番加饱餐一顿,这里人多耳杂,我便是给你银两恐怕你也保不住。我看你小小年纪倒是极能忍,若日后想找份工养活自己,可以来晋王府寻我就行,我说话算数。”/p

  他一直低着头似乎疼痛难忍,我也没有再说下去,喊过来一个侍卫陪他去医馆…怕刚才那商人回来报复。/p

  现在我可要好好树立我的正面形象,为日后的华府的翻车铺路。/p

  上马车时,后背似乎有一道视线,我向来直觉很准,顺着感觉朝一个方向望去,只看到一个酒楼半掩的一扇窗,没有人影。/p

  阅读洗铅华关注幻+想+小\说;网X。/p(m.看书小说)更新最快,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fsc4.com。海棠文学城手机版:https://m.hfsc4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