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_洗铅华
海棠文学城 > 洗铅华 > 第五十二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五十二章

  妇人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那男子打断,我挑了挑眉开口:“这是你第二次阻止你家娘子说话了,真当我是聋的不成?”/p

  那男子虽眼里有恐慌,还算是镇定的开口:“贵人这一进门就是捆绑了要打要杀,根本就是不想听实情的模样,我们说再多有何用。”/p

  我收了蛮横的模样,盯着那男子开口:“我已知道了实情还为何要问,你们为了一己私欲就颠倒黑白诓骗他人,我给你们机会去自己说清楚,也是给你们一线生机,但是你们要坚持不去说,那我不介意用着小手段让你们愿意说实话。”/p

  男子面色不定,却是开口:“贵人们行事还真是如出一辙,都不听他人如何说,只凭自己心思。”/p

  我一愣,心里跳了跳才开口:“什么意思?”/p

  “我们在边城过的好好的,如贵人若说我父亲……是如何,我们自己也清楚,就算记恨齐戎舟,既知他现在身份,躲都躲不及,又怎会大老远主动跑过来呢?”那男子这才开口哭诉。/p

  我突然觉得手脚冰凉,心里像是破了一个大洞。/p

  男子哭的累了,才冲我跪了下来:“我们也是贪生怕死之人,当初我们就说清楚了……事情经过,直言不追究陈年旧事了。可是却还被人逼来指认的,我们想离开京城,却又怕回去累及家人,才躲了起来想等事情告一段落再说。所以,说与不说……都是无用的,从来都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。”/p

  “你的意思是你们说了真相,有人还是让你们前来吗?”我按住手掌开口。/p

  男子面色还是存疑,我才开口:“你们只需回答是不是,回答了此事我自会处理,只当没见过你们,送你们离开。若是敢说谎,即便是你在边城的家人,我也要捉来问罪。”/p

  许久后男子才说道:“不敢不敢,小人所说皆是句句属实。”/p

  我脚下发软,勉强站起身子起身向外,侍卫见此也跟着走了,丢下那两人在院子里。/p

  是我想错了,以为只要有人说了真相,就能问清是谁罪责,华戎舟便会无事。原来一开始,华戎舟有没有罪,都不是事实说了算的。/p

  出了院子,却见我马车旁有一身影,却是牧遥。/p

  她见我过来,便开了口:“我知你今日会来此处,所以特意在此等你。”/p

  “上马车再说。”/p

  我开了口,只因我怕自己会站不稳。/p

  入了马车,只有我和牧遥二人,她开口:“我知道你放走了……他,你说话算数,我特地来寻你说……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/p

  牧遥皱眉望着我,我还是觉得全身发冷才开口:“今日我身体不适,恐怕没有精力听你说话了。”/p

  牧遥沉默了片刻,并未离开:“我可不想和你有太多纠缠,今日把话说清楚了日后也就不必再见了。”/p

  我不语,她就继续说:“我自己想清楚了,就算是阿阑心里有你,我也不会再选择逃避了,我会给他证明,让他知道真心对他的是谁,因此我也不需要你让给我。”/p

  “为什么到了此刻你还在纠结此事?”/p

  我迎上牧遥不解的目光开口:“从来都不是我让你,而是他选择了你,悬崖之上是这样,现在也是这样。”/p

  牧遥愣了许久,探究的看着我,我一脸坦然的任她看,最终她开口不再提此事:“之前是我昏了头做了错事,不过你兄长也不算是无辜之人。现下我明白了这世间之事都是说不清的,孰对孰错皆是各凭己见,日后……我不会再针对华府了,你们只要不再犯到我身上,我只当你们陌路。”/p

  看着牧遥明显的求和,我心里却无半点喜意,半晌后才勉强勾起了一抹笑意:“好。”/p

  牧遥起身便准备离开,然后下马车时还是开了口:“那日我给你送的信,你可看了?”/p

  我点了点头,却并未回话,牧遥瞧了我一眼开口:“虽不知你是如何惹上那……后宫之人,只是我劝你一句,就算你是为了……他,才选择和阿阑和离,但是有些高枝可不好攀,只怕你到时没命享。”/p

  不等我回话,牧遥就走了,许久后千芷才上了马车,小心翼翼的看着我。/p

  我闭上眼装作假憩,片刻后才开口:“明日陪我再去趟牢狱。”/p

  千芷小声称是,接下来便是一路无言。/p

  牢狱里华戎舟虽是脸色苍白,却是看着精神了些,伤势也没有增加,总是这狱卒投鼠忌器,不敢滥用私刑了。/p

  “小姐怎么又来了?”华戎舟一脸茫然的看着我。/p

  我不拘小节的在他身边坐下,才开口:“我见过那李氏夫妇了。”/p

  华戎舟身子一僵,我叹了口气:“是我连累了你。”/p

  伸手摸了摸华戎舟的头,他一脸不解,我开口:“不过放心,我定会把你救出来的,不惜……任何代价。”/p

  华戎舟拉下我放在他头顶的手,却没撒手,而是紧紧握住:“我……对小姐来说,很重要吗?”/p

  脸上还是小孩子的模样,不过眼里的紧张却泄露了主人的情绪。/p

  我并未抽回手,而是任他握着:“嗯,重要。”/p

  华戎舟笑了,笑容如同暖阳温暖了我的心底。/p

  这个我一直当做孩子的人,却是站在我身后,从未有过动摇,才遭了……罪。/p

  我放软了口气:“我把翠竹赶走了。”/p

  华戎舟眉头一皱,面上又带上几分冷意:“管我什么事?为何要告诉我?”/p

  这人变脸还真快。/p

  “千芷也要嫁人了,我身边所剩之人越来越少了。”我垂首说道,感觉他握着我的手一紧,我才又开了口。/p

  “等你出来,我和父亲母亲,估计要离开京城了,此去可不是衣锦还乡。定没有奴仆成群,也没有家缠万贯,说不定还得紧衣缩食,你还要跟我一起走吗?”/p

  察觉到华戎舟握着我的手越来越紧,就在我忍不住要提醒他时,他突然开口:“我跟着小姐,从来都不是为了荣华富贵。所以,就算是日后小姐不要我了想赶我走,我也死都不会离开。”/p

  我低头一笑,心里愁怅,不回自主的开口:“你说,若是前面是一条前途未卜,却磨难重重的路,所有人都劝我止步,那我要不要走下去,还是换条路呢?”/p

  华戎舟一脸懵懂的看着我,我不由得开口:“你看我,跟你说这些做什么?”/p

  华戎舟却是严肃的开口:“既是前途未卜,还是及时止损回头为好。”/p

  我愣愣的看着华戎舟,他却一笑开口:“我不想小姐受苦才这样说,不过为了小姐,就算是抽筋剔骨,我也不会回头。”/p

  这还是第一次他这般直白表明他的心意,我心里叹气,面上带笑。/p

  在家里呆了几天后,把所有铺子都典当了,钱财也存了起来,我才动身进了皇宫。/p

  去求见仲溪午,却被高公公挡在门外,说是他正在忙不见人。/p

  我也不急,就这样等在门口,往来宫奴看我脸色各异,我也不见半分变色,反而把高公公急的脸色苍白。/p

  不到半个时辰,仲溪午就怒气冲冲的从屋里出来,我还未开口就被他扯了进去。/p

  “咣咚”一声,门就被仲溪午关上,高公公等人都被关在门外。/p

  仲溪午抬手把我按到门上,我这才发现我只到他下巴处,很少和他离得这般近,似乎近在咫尺。说起来上次离得这么近还是他为我挡了解酒汤,不过当时我慌里慌张还撞了自己脑袋。/p

  想起自己的蠢事,还未笑出来,就听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:“你当真……放肆,算准了我不舍得晾着你受人指点,就堵在我门口不走。”/p

  阅读洗铅华关注幻+想+小\说;网X。/p(m.看书小说)更新最快,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fsc4.com。海棠文学城手机版:https://m.hfsc4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